十棵松

做一个很佛的人。

【暗表】我是猫(1)

我是一只猫,我还没有名字。*

——————

那只猫身姿矫健地跃过面前的小溪,寻着月光在竹林小路间前进,夜色隐没了许多未知的危险,虽然大多只是在暗处偷偷观察着这只难得的美餐不好直接单独上前,毕竟枪打出头鸟嘛,自己与对方争得鱼死网破之时肯定也有其他妖怪会来插手的,所以有的只能偶尔使那么一点手脚,让他前行的路不会那么一帆风顺,不过都被他一一轻松闪避而过,头也不回的继续迈着轻盈的步子向前而行。

算了,走吧走吧,天就要亮了。

暗处一声低吟,嗖的一声林间魑魅魍魉顿时少了一大半,剩下的一些妖怪中也没几个有值得去说的妖力,都是抱着看新奇的心情,图个新鲜的围观路妖。不是他们夸张,这穷乡僻壤本身就灵气不足,多少年了都不曾出现过什么有名号的妖怪,而面前这只猫妖妖力绝对是难得一见的上乘,只是一眼看过去,第一时间注意,不是他强大的本身,而是他充满诱惑力的长相。

东边高山缝隙间开始倾泻出光束,灰绿的山峦愈发衬出光芒的刺眼,竹林渐渐脱去黑色的帐幕,露出青翠欲滴的体态,渺渺晨雾降临在竹林间,时隐时现的小路像是通往仙人住宅的隐世之路般,带着丝不真实的虚幻感。
赶路的黑猫停下了步子,蹲在原地悠闲地舔起了自己的爪子,曦光照耀在他身上,照亮了他那身漆黑如绸的毛,反射出暗然不语的光泽。猫抚弄几下自己的脸,连着赶了一夜的路,强大如他,也忍不了面生疲态,紫葡萄般渐变色的眼珠子瞥了眼阴暗的角落里不成气候的妖物,锋利的眼角自带一股轻蔑感,这般作为却并没有让其他妖怪心生不满,甚至让几个母妖面露羞色,沉醉于那对眼睛之中。
日光覆盖面增大,那些挤在暗处围观的妖物们不得不隐身离去,即便为猫妖痴迷的女妖,害怕日光的直射,也只好磨磨蹭蹭离开,隐身前念念不舍朝猫抚去一点香尘。
黑猫摆摆头,不让那点香尘落在黑亮的鼻头上,潮湿冰凉的雾气借机冲进他的鼻子里,惹得他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很轻很轻一声。

“啊啾。”

也让他心生不满。

太阳终于脱离了地面,缓缓向空中升去,黑暗中的魑魅魍魉开始消停,不再作恶,它们蜷缩在暗处,等待夜晚的降临。猫伸直了躯干,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打打哈欠,慢吞吞爬向落下的竹叶丛中闭上眼陷入睡眠。

如同滴入浅色画作中的一滴沉重的墨,黑猫的身影也开始被雾气淹没,凝结而成的露珠挂在他的眼睫上,胡须上,随着他平稳的呼吸颤动。

马上就要到了。
马上……

半梦半醒间传来的呼噜声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

“游戏!要一起回家吗?”
推着老式自行车的金发小伙朝着这边这么喊到。
啊啊。猫不满地蹭了蹭身边人的指尖。

“抱歉,城之内。”
看吧,今天是要陪我呢。
“今天要陪我母亲去逛百货店,她最想要的绸缎到了,我想带她去看看。”
啧,原来还有别的事啊。猫不再眷恋什么,迈着步子回到那个人给自己做的窝。

“哦,那听起来不错呢。”
“绸缎的样式我会帮你留心看看有没有适合静香的。”
“行!那明天见。”
“明天见。”

黑猫趴在窝里,不自觉地抖了抖耳朵,凝神等待什么。

“黑猫……”
果然,少年和友人挥别后终于把头转向自己了。

“明天再见咯。”
温暖的手挠着猫的下巴和头,舒服得让猫眯起了眼。
“喵~”
明天见。

如果那时候挽留一下……
不,挽留什么的肯定也没有用,自己只是一只猫而已。

夜幕再次降临,远离都市的喧闹,乡间虫鸣就显得格外清晰,一只两只,即使是同一种虫发出的声音也不同,星河下,长满庄稼的田路间,有些萤火虫星星点点停在前方的路上,飘忽的灯火和田水倒映下的自己比着光辉。黑猫早已开始了又一晚的赶路,爪子前端触及柔软的泥土,在后方还没接触之时就发力再度跃起。那繁星下的水中没有他的倒影,因为水太过清澈干净,倒映不出来自亡者国度的魂灵。

雨,是从下午开始下的,大概是吃过午饭后又过了三四个小时的样子,滴答滴答,就一直下个没完没了。室内没有炉火,多少有点阴湿寒冷,靠着柱子坐在廊下的少年出神地望着从砖瓦下不断落下的雨珠,一动不动,溅起的雨水打湿了他脚上的白袜,裸露在外的纤细脚踝冻得苍白毫无血色,套在身上的羽织显得又大又不合身,双颊凹陷,眼底泛着青色,让不知情的人看了恐怕还以为这人是碰了不该沾的东西才是。
事实证明住在附近的人家也有点忌惮他的意味,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故,那是死了多少人,怎么就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哩?鬼门关走过的人肯定是晦气得很的。

突然狂风吹进屋内,没有关牢的纸门被吹得发出哗啦哗啦的痛苦响声,响声惊醒了屋檐下发愣的某人,游戏只得小心翼翼地扶着柱子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走向痛苦叫唤的纸门。

四个月前,他在一场非常惨烈的交通事故中失去了重要的家人,以及能健康行走的双腿。

那天放学后,他和爷爷,母亲一起乘车去百货大楼,途中突发的事故直接让很多人都直接失去生命,而身负重伤的家人就在身边,当时他靠着所学的医科知识拼尽全力,想要去延续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然而死神的镰刀终究还是收割走了他重要的人的生命。
武藤游戏,梦想是成为一名被人们称赞的医者。
事故里,他是在场唯一懂医术的人,却也是唯一活下来的人。
双腿虽然保存了下来,但估计是这辈子都无法好好行走了。
“为什么不救救我儿子?!为什么?!他和你一样大啊!医生说了如果当时抢救及时,他就能获救啊……他就能获救啊……”
在医院时有位母亲在病房里这么哭喊道,外边更是闹成一团。亲人的突发死亡,这消息有时候像晴天霹雳,有时又像虚假的梦,因为无法接受而做出不同常理的举动,犹如一台精准的机器突然崩坏了一样,开始伤害别人伤害自己。
那之后学校很快通过了游戏的休学申请,撇清关系一样将这个优秀的学生划分出去,如此一来学校里依旧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武藤游戏单独一个人回到了乡下的老家,老实说,幸好还有个老家让他回,不然该去哪里,他还真不知道,没了家人,没了理想,该如何继续活下去,他还没想好,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了乡下的老宅子里,半山腰的风景很好,山下的风景一览无余,远处枫红的夕阳温柔地照进屋里,下面是亮起了灯火的人家,炊烟袅袅升起时,似乎都能听到孩童嬉闹后要归家说再见的声音。
游戏头一次发觉,原来温馨的场景也会让人难过。

他在山上住了四个月之久,除了必要的出门采购以外,游戏尽量减少了外出的次数,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不知道从何时起由学校流传到了这个小乡村,并没有多少人对他有好脸色看,这里的人常年居住在此,看重名声也是在所难免,见死不救的少年和只顾自己活命的少年,不管哪种都不会是受欢迎的人。

但没关系了。
游戏走到了哗啦作响的纸门前,自己本来就是有点内向的性子,这样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拉紧了门,就在他转过身扶着墙打算坐回原处继续发呆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原来的位子上,赤裸身体的少年,喘着气坐在那里,浑身湿漉漉的,头发梢还滴着水。

“你……?!”

那人转过头,一张和游戏七八分相似的脸孔暴露在游戏面前,那双瞳孔如猫一样在黑暗里张开变得浑圆无比,映出游戏那张受惊惨白的脸。

或许……自己不该这么鲁莽?
也许该和对方解释一下?

“喵……”

和游戏酷似的少年这么说道。

————————

*该句话来自夏目漱石的《我是猫》中的开头,虽说名字和引子都是借用书中的,但剧情和原书没有任何联系ヽ( ̄ω ̄( ̄ω ̄〃)ゝ所以不要对原书有所误解。

大概是死去的猫获得妖力化身为人后找到重要的人并一起努力积极向上活下去的故事,emmmm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希望看得开心。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