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棵的松

不焦不躁,不忘初心。【长长长弧】
初恋小三爷爱少主nini还喜欢个虚胖脸的叶不羞,现今沉迷冲田组清光痴汉且根本不想出坑(*/ω\*)

【特处员企划】 渡边红叶 (人设)


姓名:渡边红叶

性别:女

年龄:22

外貌:暗红色齐腰直发,深红色眼眸,刘海有些长,遮盖着右边眉毛附近的那道愈合不了的伤口。执行任务和剑道训练时会扎高马尾辫。平时穿着很随意,大多是热裤配T恤的搭配风格,执行任务时则会偏好风衣【自言这样可以塑造成熟的形象】然而打得嗨了会嫌伸展不开拳脚把风衣脱了绑腰上。【所以形象基本没怎么立起来】
其实她最喜欢穿的还是袴服,不过不经常穿。
耳旁的鬓发一长一短,左耳带着耳钉。作息不规律有淡淡的黑眼圈,浑身上下完全没有世家子弟的大小姐气质。

性格:
典型家里蹲,看起来有些沉默寡言,却不是个冷静的慢性子,脑子一热干出不顾后果代价的事,正是因为传承着母亲的好强个性【从耳钉和发鬓可以看出】,所以她与同样说一不二的母亲矛盾很是激化。
开始时是被特处员看似充满刺激危险的工作日常所吸引才入职的,作战时也常冲锋陷阵,正面怒扛敌人。
谈得来的人会关系非常好,有共同的话题时话也会变多,谈着谈着说不定就和你压马路请吃关东煮了,有隐藏的话唠属性【需触发】,非常护短护长。
熟悉的人也会发现她是个非常能折腾的人,爱搞事不怕死。

平时没事可搞时,会窝在图书馆里看书,喜欢看边缘文学和法国颓废主义类【bl】的书。
仗着成了年收集BL十八禁本。【。】
因父亲的缘故非常看重剑道,哪怕是参加工作后混日子的活着也从未落下每日必备的练习。
对可爱的东西很难把持住,非常喜欢搓揉小白野的脸,哪怕被骨喰屡屡加入黑名单但仍乐此不疲。

副业:成为特处员前各种打零工,后来专职图书馆管理员

搭档:堀川国广

在现世与搭档的表面关系:向身边的人介绍堀川说是自己在乡下的表弟

经济能力:与家族断绝了来往后,在担任特处员前没有其他经济来源,过得并不好,入职特处员后工资高了但反倒激起了她的购物欲望,没什么金钱观的属性暴露无遗。

有无特殊能力:在上大学前便是剑道六段,被师父寄予过很大的期望。自身灵力在特处员中只是中等偏上,不过爆发力A++,战斗起来也会非常亢奋,喜欢在一线作战,因此曾被一名叫桐原和野的女审神者戏称是“抖S属性”。
由于强大的爆发力经常出现在战斗中灵力供应不足而不得不中途立刻退出一线的情况。
一开始单配一把脇差堀川国广,后得到了和野的赠送一把叫“五元”的打刀。
所以偶尔会使用左手脇差右手打刀的标准二刀流。

灵力使用方法:类似于“杜蕾斯on”的使用方法,通过媒介来附着灵力达到强化的目的。
不过无法像士郎一样牛逼,无法改变实体本质构造,比如木剑还是木剑,只是坚硬一些但还是烧得着。
也能通过灵力附着自身强化奔跑跳跃等体能,不过效果不是特别好反而显得很浪费【所以飞起来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大致经历:看起来生活拮据,其实是日本山中小镇名门世家的长子,父亲在她幼年去世,母亲为让她早点继承家业对她的人生道路进行了严格的各种规划,与母亲关系一直不融洽。
名字由祖母唐泽蒲元所取,家里和她感情最深厚。小时候面对母亲安排的各种课业时,就经常想方设法地不计后果逃课,徒步翻山【体力估计是在那时练出来的】,跑到祖母在枫叶林中的日式老宅那里中藏起来【祖母表示已经习惯了家里某个角落里突然蹦跶出小孙女的情况】。
从祖母那里听着有关于供奉在此处的古剑里住着神明的传说,但就本人而言其实并不怎么相信神明的存在,也更不要说什么“结缘”一说了。

十二岁祖母去世后,表面上是安安分分地做了六年渡边家长子红叶,学习了很多关于茶道插花礼仪等东西【估计倒是忘得一干二净】,背地里却也在偷偷继续研习剑道,非常有天分,十七岁已剑道六段,之后却再无任何一点长进,被叔叔兼师父的渡边纪辰一句“如果挥剑的人看不清手里想要握住的到底是什么,那还是早早放弃吧。”给劝退,自那后开始向远离这座深山小镇的城市大学报名。

收到东京大学通知书后她毅然不顾家里反对,带着充满回忆的刀剑孤身一人来到东京生活。
大学期间曾为道场里一个遭邻校欺辱的学妹去邻校讨说法,争执时误伤该校学员,遭到退学处理。现于某私立老旧图书馆担任管理员,对于自己想要做的事与未来越发感到茫然,渐渐开始自暴自弃地混日子。
厨艺尚佳,非常擅长咖喱和刺身,一个人生活时却常吃超市便当。

某天被卷入一起审神者包庇暗堕刀事件,用古剑防身时机缘巧合之下唤醒了沉睡中的堀川国广,当时右边眉毛的伤口就由暗堕刀加州清光所留下,无法愈合,被随后赶来的檀上月与其搭档和泉守兼定所救,【获救详情本人表示并不怎么想细说】从而了解到关于刀剑化形的事,检测灵力合格,被政府招入就任特处员。【能坚持下来多半为了工资、社保】
一成不变的生活就此开始有所改变。

让红叶哭笑不得的日常对话:
“啊渡边小姐请问你有看到兼桑吗?”

“这咖喱真好吃我能带给兼桑吗?”

“请不要熬夜兼桑就从来不会熬夜的。”

“渡边小姐今天天气真好啊我们去兼桑那里走走吧。”

结交了许多有趣【特别能搞事情】的特处员,荣幸至极地成为其中的【爱搞事】一员。
因为名字的缘故,与安藤白野,佐佐木荒绿合称为三色杯,曾用名红灯绿灯小白灯组,组旗以匈牙利国旗为原型,特处员业界头条连续缔造者,全国搞事数量遥遥领先,组花是七彩玛丽苏之花依米花。

在经历了各种事件后,懂得了母亲的苦衷,也尝试与她好好沟通,终于能试着理解彼此。

和堀川相处了只有三年左右,却完全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家人去看待。
最后在与溯时军的战斗中重伤,灵源受损,得到抢救后身体无碍,但经政府审核已无法再继续提供灵力,也就无法再胜任特处员的职位。
了解自身状况后与堀川好好道了别,在十月份中旬灵力耗尽,契约解除,堀川陷入沉眠等待属于他的下一任特处员,红叶则在堀川本体刀被回收后辞去了图书馆的工作,离开东京,回到小镇上生活。

人际关系(选填):
母亲渡边玖任,与红叶关系曾经一度僵化,性格也是意外的强硬。
祖母唐泽蒲元,长年于山中进修,所以晚年从未离开供奉着刀剑的老宅,是预见了红叶与堀川国广“缘”之人,与红叶关系亲昵。
父亲渡边弘司,渡边本家家主,是个温和又不太严肃的人,在红叶幼年间病逝,一度是红叶憧憬的对象,剑技高超。
师父渡边纪辰,是她的父亲的表兄也是他一同长大的玩伴,在本家开设了道场,因弘司已再无法实现亲手传授剑道给红叶的愿望,而选择自己偷偷教红叶。
审神者桐原和野,自称是与红叶青梅竹马的关系,但红叶本人却并没有关于对她的任何印象。
家里还有许多亲戚但都不怎么亲只是节日时才会往来。

评论

热度(4)